狗万代理网址

尴尬的“低价药清单”:站在“基药”的对立面?

发布时间:2014-12-15

 尴尬的“低价药清单”:站在“基药”的对立面?


导读:低价药政策出台至今正好两个月,各地按照发改委要求,纷纷确定各省的“低价药增补品种”。低价药,看似将颠覆现有的药品招标采购体系,也令一些企业欢欣不已,但从其诞生至今的市场表现看,它却走到了一个尴尬的境地。

在发改委“7月1日”的大限后10天,各省份的低价药清单也陆陆续续公布完成了,仅剩下黑龙江、北京等部分省市尚未发布自己的增补清单。
加上国家发改委在今年5月8日公布的530个品种的“国家版”低价药清单,不少省份的低价药总清单浩浩荡荡的达到近千种。而这些省份的公立医院至少有三份“药品名单”在同时运行:医保目录、基本药物目录、低价药清单。
7月9日,有药企人士表示:“各省的低价药都是由企业自行申报的,虽然报了那么多,但我们心里的确没底,不知道采购如何进行,也不知道利润空间到底如何。”
由于刚出台清单,各省的低价药尚未真正开始按政策采购。“低价药”被认为是国家出台的关于药品招采的最“看不懂”的政策之一。从形式上看,卫计委规定“基层医疗机构实行集中采购、集中支付;公立医院直接与挂网企业议价成交”,但这一方式被指与国务院医改办推行的“双信封制”存在本质的矛盾。

低价药到底何去何从,几个政府部门之间似乎也没有好的答案。
清单“有点乱”
6月29日,2014年全国医药工业信息年会在青岛召开。在会上,卫计委药政司副司长孙阳对低价药有一段明确的表述:“请不要把低价药等同于短缺药品,不能把低价药等同于基本药物。不要偷换概念,也不要对政策打折扣,做减法。”
孙阳所指的“偷换概念”,是发改委出台低价药清单之后业内偷偷流传的说法。低价药的初衷是扶持“低价短缺药”,即近年来不断出现的鱼精蛋白、甲硫咪唑、白消安等价格偏低,生产企业较少,市场有一定需求量的药品。发改委最初计划让这些药品实现价格上浮,脱离最高零售价的限制,以鼓励企业生产。
但是在具体制定名单时,“短缺”这一概念无法得到充分的体现,唯有以“低价”一个指标为参考依据。于是就出现了某药厂的复方丹参滴丸这样年销售额超过10亿的“低价药”进入发改委清单的情况。
真正对药监和卫生部门有触动的是,低价药实际侵占了基本药物甚至是医保用药的地盘。一家药厂的营销顾问耿洪武大致统计过,发改委的低价药数量约占国家医保目录的19%。如果加上各省增补,比例极有可能突破20%,接近四分之一。
面对这样一个庞大的目录,大小药企莫衷一是,不知道如何应对。业界内部人士介绍:“现在各省的增补目录有的是企业自行申报的,有的是根据最高限价算出来的,我们也觉得有点乱。”
某药企共有351个品规列入国家的低价药清单,占公司总产品数量的70%左右。“因为价格是确定的,低价药理论上只需要采购就行了。但现在全国都还没开始采购,只有几个省份在进行采购环节的征求意见。”
在此背景下,各企业对低价药采购均保持谨慎。上述业内人士认为:“低价药可能会打破现有基药招标中形成的‘市场规则’,如果低价药采购数量不大,却又损害到基药,企业会得不偿失。”
基药虽然价格不高,但也存在二次议价、折扣等问题。而低价药则计划是完全实价挂网,企业直供医院。这必然会打破一些既有规则,令采供双方都不舒服。
卫计委显然也意识到了这些问题,孙阳强调:“低价药实施意见只是要发挥好协调政府和市场的作用,通过提高最高限价,来提高市场定价。”言下之意,采购环节的变动过大,实非低价药政策本意。
抛弃低价药?
孙阳在上述会议时希望强调的,是基本药物的主导性地位。
基药制度是新一轮医改形成的最大成果之一,是经过众多部门利益博弈之后的产物,自然无法动摇。低价药清单和采购政策的实施,也应考虑基药的地位。
现行的低价药采购政策,无疑抢了基药的“风头”。一旦实施定价挂网、医院直接向企业订货,基本药物的招标采购程序将几乎荡然无存。尤其是在基层医院,原本只能使用基药,而如今,只要药品价格够低,非基药也能堂而皇之进入乡镇卫生院,这实际上削弱了基药的地位。
卫计委正在酝酿新的招标采购办法,规避这一问题。卫计委药政司药品供应管理处处长韩会学在上述会议期间透露:“下一步药品招标采购的新思路,就是采取分类管理的措施,其中对低价药、量小必需、独家品种、价格稳定、特殊药品等品种进行分类采购。”
这等于既承认低价药的地位,又对其作出了进一步限制,即“量小、特殊”的将被真正区别对待,其他仅仅是价低的品种,可能将无法享受优惠政策。有人士就指出,这一办法实际上就是要提高基药的地位。
重申基药地位的意义还在于,招标采购环节,医改办和卫计委仍更看好“双信封制”,仅希望在此基础上进行微调,如量价挂钩等。在决策层看来,经过考验的“安徽模式”是国内市场环境下最合理的招标采购方式。尽管广东的“药交所模式”也正在实施,但在短期内很难看到推广的可能。
双信封制的核心便是限制价格,让质量都符合标准的品种比拼降价,以实现对采购种类和价格的控制。一旦这一核心被打破,尤其是在低价药模式下部分药品甚至有可能提高价格,这恐怕是各方都难以接受的。
这正是低价药清单在各省推广时所遭遇的尴尬,有企业干脆明确表示,并不计划参与低价药申报,将仍然坚守基药,因为“看不懂”。